离情剑

  人都会有七情六欲,即使是映照级的修炼者也不能例外。喜、怒、哀、惧、爱、恶、欲,能够全部割捨掉的人不存在。那么我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呢?或许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人了吧。离情离欲,放弃了一切的我还有什么资格能自称为人呢。但是即使是这样的我,也还是有着最后想要守护的人,有着最后也想要见一面的人,那就是我现在站在这裏的理由。

————————分割缐—————————

天行皇朝的一个偏远地方,一个还算普通的山庄内,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女正舞动着手中的长剑,身形随着剑法而变换,一收一放之间剑气宣洩而出,在院子的地面与墙壁之上留下浅浅的剑痕。

这样的情景每天都在重复,我早已是司空见惯,却仍是乐此不疲的一到这个时间便来此等候。只因为这个修炼剑法的少女不是別人,而是我唯一的师姐墨如烟。

我叫李剑星,只不过是天行皇朝裏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少年,但是我的妈妈却是一名轮海境的修士,所以我家在这个偏远地方还是小有名气。不过我的妈妈虽然是修士,却仍只是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曾经有同一个镇子上的人来找她想要拜师妈妈也沒有答应,妈妈她并不收徒。

而师姐,是妈妈在带着年幼的我来到这个镇子的过程中偶然救下的。师姐不比我年长几岁,那个时候同样年幼的师姐因为躲避仇人的追杀险些丧了命,被路过的妈妈出手救了之后就跟着妈妈一块来到了这裏定居并成为了妈妈唯一的弟子。不过虽然是弟子,但是妈妈一直都是把师姐当成女儿来对待的,所以师姐某种程度上也算是我的姐姐,只不过我并不想把她当成姐姐来看待就是了。

和不爱修炼的我不同,师姐她修炼非常勤奋,从小时候到现在从来沒有一天懈怠过,而且妈妈也说师姐的天赋很好,年纪轻轻就达到了枷锁境成为了一名正式的修士,如今十九岁的师姐更是已经达到了枷锁境巅峰的修为。

我自小和师姐一起长大,师姐她人很好很温柔,也非常的疼我,但是我不是很希望她总是像对待弟弟一样对待我,因为我喜欢上了师姐。

师姐长的很漂亮,是我们镇子上最漂亮的少女了,尤其是这几年长的越发的出落动人,所以镇子上来我家提亲的人数不胜数,但是都被师姐一一拒绝了。我知道的,师姐她这么刻苦修炼无心婚事都是因为在她心裏,一直都有着对曾经的仇人復仇的念头,所以她断然不会就这么简单在这个小镇子结婚生子普通的度过一生,她迟早会离开,只不过我沒有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天下武道大会,是有天行皇朝皇室举办的一场盛大的修行者们的比试盛会,为的是挑选优秀的人才吸引进皇室裏面。要知道,在天行皇朝,皇室是绝对的主宰者,即使是那些名门大派也不得不要依附顺从皇室。所以有着一个能加入皇室的机会,很多人都不会放过。而今年的武道大会,师姐也准备要参加。

[师姐!]等到师姐练完剑法收招之后我立刻走了过去把手中早就准备好的水递给师姐。

[阿星,你每天都来看我练功,为什么自己的修炼总是怠惰了?这样不好。]师姐接过水,虽是训斥却仍然温柔无比。

[嘿嘿,师姐你是知道的,我不想当个修炼者,妈妈她还总是逼着我修炼。]

[师傅是为了你好,大丈夫顶天立地,修为不够的怎么自保,更不用说保护珍视的人了。]

[那不那么多沒有修炼的普通人吗,再说了我还有师姐和妈妈你们呢,我要陪着你们一辈子不分开。]我像个孩子一样说道。

我当然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想要旁敲侧击来看看师姐是对我是怎么样的看法。

[唉,你啊,还总是像个小孩一样。]师姐有着无奈,但是还是很宠我,并未反驳。

[师姐师姐,这次你出去参加武道大会能不能带上我啊,我已经和妈妈说了,她也同意了。]

[不行!此去路途遥远,路上兇险无比,我自己一人尚不能确保平安,而你又沒有修为,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叫我怎么和师傅交待。此事绝无可能,不用再说了!]虽然师姐很宠我,但是一听到我想要和她一起去武道大会的时候,依然是冷下了脸果断拒绝了。

虽然我知道师姐也是担心我才不让我跟着的,但是这样被小瞧了难免让人心裏有点不舒服。然后就在我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妈妈的声音突然在身后传过来

[既然你担心一个人照顾不了阿星的话,那么带我一个总沒问题了吧。]

我和师姐同时向身后面看去,只见一个绝美的女人正风情万种的沖我们走过来,这当然就是我的妈妈姬韶华。

说起来我的妈妈,除了是我们这个镇子裏唯一的一个轮海境的修士,更是镇子裏的绝代双花之一,而另一朵花就是我的师姐。妈妈今年应该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是因为修炼的缘故岁月并沒有给她带来像普通人那样明显的影响,反而更让她看上去如同二十几岁的年轻模样,如果妈妈和师姐一块上街的话,恐怕很多人都会把她们两个认成是姐妹。然而和师姐的年少青涩不同的是,妈妈在年轻的同时也保留下了成熟少妇的风情万种,那玲珑有致的身材也是能够大饱眼福,所以妈妈的人气在镇子裏其实比师姐还要高。

[师傅,为什么?阿星跟着出去不安全。]师姐见到妈妈来了,先是施了一礼然后不解的问道。

[呵呵,这小子也不小了,迟早要出去历练的,早一些也沒什么。而且即使你不让他跟着你,说不定他也会偷着跑出去的,那样不是更令人 头疼。]妈妈笑着和师姐解释着,[而且这次出行,我也会跟着一起去的,路上有点什么事情有我在不用太过担心。再说在这个镇子上待了这么久也应该是要出去走走了,不然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了。]

[可是……]师姐还准备说什么但是却被妈妈打断了,[要不这样吧,如果阿星一个月内能够突破枷锁境的话就让他跟着,如果做不到的话就让他留在这如何?]

听了妈妈的话,师姐虽然还是有些顾虑,但是最后还是同意了妈妈的话。

[你怎么样?小子。能做到呢?]妈妈笑着把手按在我的头上狠狠地揉着。

[痛死了啊!]我不满妈妈的动作,[枷锁境就枷锁境,看我不用一个月,一个星期就突破给你们看!]我赌气似的说道。

[哈哈哈!好,有这个志气就很不错,那妈妈和你师姐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別让我们失望!]妈妈看起来很高兴。

[阿星,你千万別勉强自己。]师姐温柔的和我说。

[师姐你放心,我一定会突破到枷锁境的,我说过要和师姐在一起一辈子不分开的。]

[好,师姐等你!]师姐温柔的帮我整理着被妈妈弄得凌乱的头髮。

第二天早上,我一大早就起来了。虽然昨天夸下了海口,但是我也有自知之明知道就凭我现在这个样子想要在一个星期内修炼到枷锁境基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凡事总要努力过后再说行不行,所以今天早上一大早我就起来到院子裏准备修炼了。

妈妈教给我们的金霞决,在清晨朝阳初升的时刻修炼最佳。通过吞纳之法来吸收清晨时的天地灵气并在体内运行周天,来精炼自己体内的气,这就是最基础的修炼方法。

而枷锁境的本质我曾经听妈妈说过,就是用气来淬炼身体从而冲破束缚在人体上的枷锁,解放人体的潜能。而人体的枷锁,一共又笼统的分为头、五脏和四肢三大部分,只要能够冲破其中一个小地方的枷锁,我就算是突破到了枷锁境。所以我现在把运行周天的气全都着重在了右臂上,这是最容易冲破的一道枷锁。

可是虽然我知道修炼的法决,也知道修炼的方法,但是修炼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需要持之以恆一点点的积累,而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速成的。所以即使我已经盡了有史以来的全力,但是直到修炼完成,別说冲破枷锁了,我甚至连枷锁的存在都沒能感受到。虽然知道这是正常的,但也还是会受到打击。

[唿!]我深唿吸了一口,宣告着今天早晨的修炼正式结束。而不光我这边,师姐那边也同样结束了。

[阿星真的有在努力了啊。]师姐走过来,脸上是那标志性的带着温柔的笑容。

[那是当然!我可是要一个星期突破到枷锁境!]我强撑不想让师姐发觉我其实沒有多少进展这件事。

[嗯,师姐相信阿星一定能够做到的。]

师姐的温柔是我能够坚持修炼下去的最佳动力,接下来的几天我除了吃饭的时间几乎全都用在了修炼上面,就连睡觉的时间都被我压缩成了很短。可是即使我这么拼命努力修炼了,却还是看不到一点破入枷锁境的希望,要知道明天可是最后一天了,这么下去的话绝对不行。夸下海口做不到丢了面子这种事倒是无关紧要,但是如果不能和师姐一起离开那我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

最后实在沒有办法了,我苦着一张脸找到了妈妈,希望她能够有办法帮我在一天内突破到枷锁境。

[妈!]天刚黑,妈妈自然不可能睡。

[怎么了儿子?这么晚了找妈妈我什么事啊?]躺在床上的妈妈坏笑着看着我,像是早就猜到了我会来找她一样。

[明知故问。]我小声嘟囔了一句,[当然是来关心一下我的好妈妈,看看您有什么需要的。]我硬着头皮撒谎说。

[这样啊,看来阿星真的长大了,竟然知道关心妈妈了。正好,这几天妈妈的肩膀一直感觉有点累,来帮妈妈按按。]妈妈说着就坐了起来背对着我,把肩膀留给了我。

我是很不情愿做这种事的,但是现在实在有求于妈妈所以不得不做,无奈只能把手按到了妈妈的肩膀上。

虽然隔着衣服,可是入手还是能感觉到妈妈肩膀的柔软,虽然小时候应该沒少触碰更柔软的地方,但是像这样的事倒是长大以后第一次做了。

[说起来,阿星很久沒有为妈妈按摩过肩膀了。对,就是那裏,在用点力。]

我沒有说话,只是继续为妈妈按摩着。

[你这孩子,如果真的想要一直陪着小烟的话,至少也要有能够自保的修为啊。]

[我不喜欢修炼者,为什么你们一定要修炼,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简简单单的过完一生不好吗?]

[有些事,总是身不由己的。我知道,你心裏有个坎,不愿意面对你父亲的事,可是你也要明白,小烟她心裏也有道坎,放不下復仇的事。]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继续沈默。妈妈说的我当然也清楚,我也很不希望师姐执着于復仇,但如果师姐真的执着于此的话,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在她身边陪着她。

[你这些天的样子妈妈也看在了眼裏,确实是有些难为你了。但如果你想要到时候能够站在那孩子身边的话,这些还远远不够。]

[所以我才想请你帮忙。]

[阿星你知道吗,修炼者其实也分很多种,不是只有修为高强才算是厉害的修炼者。炼药、炼器、符箓等等,其实有很多种选择。但是古往今来凡是想要有所成就的人,他们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不知。]

[刻苦。无论是一心一意修炼的苦行者,还是投身其他方面的修炼者,他们的成就从来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轻松达到,他们所付出的努力和时间要远远超过你的想像。而通过这两天你也应该能明白一点了吧,修炼这条路,沒有捷径。]

我咬了咬嘴唇,不甘心的问[真的一点办法都沒有了吗?]

[看来你还是不明白,这几天你虽然看上去修炼的很刻苦,但是你心有杂念,这样修行只会事倍功半。]

[我只是,想要陪着师姐,这难道错了吗。]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那就好好的对她表明你的心意,然后接下来刻苦修炼努力成为一个能能站在她身边的人。以前我一直放纵你,不敢太过逼迫你所以导致你怠惰了,而如果你今后能够向我保证你会努力的话,我就答应说服你师姐带着你一起走。]

[我、我……]我不想修炼,真的不想修炼,因为我一旦修炼脑海裏总是会不自觉的浮现曾经惨死的父亲。但是我很想站在师姐身边,很想一直陪着她直到一生一世。所以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唉,苦了你了。今天就先这样吧,你师姐那边我会和她说的。]妈妈最后还是沒能狠下心来,转过身双手抚摸着我的脸庞叹息道。

当天晚上,我迟迟不能入眠,脑子裏一直在想着父亲和师姐的事。

第二天早上,我还是习惯性的在朝阳初升的时候起来修炼,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沒有看到师姐。

就在我有些慌张地想要寻找师姐的身影的时候,我却突然感觉自己被某个人从后面抱住了,脑袋陷入了一个十分柔软的地方。

[沒关系的,阿星,你的努力师姐都已经看到了。师姐答应你,无论以后去哪里都会带着你,不会离开你的。所以可以了,不用再勉强自己了。]

师姐温柔的声音就如同魔音一样直击我的心间,这几天来一直压抑着的疲劳在这一刻都不受控制的涌了上来,险些就要当场瘫倒在地,好在师姐一直在我身后接住了我。

[师姐,我、我喜欢你。]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6.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